您當前的位置 : 膠東在線 > 健康 > 新聞 > 煙臺醫療動態

支醫有感——淳樸善良的黑山島

來源:膠東在線  2020-12-29 10:01:32
A+A- |舉報糾錯

  膠東在線12月29日訊(通訊員 艾蕭) 來黑山島之前,長島衛健局劉波主任就給我們做過介紹,黑山島自古以來都是夜不閉戶,自建院以來,黑山衛生院一直都是零投訴,體現了黑山島醫患關系之和諧,充分表現出黑山島人民對醫院的極大信任,更展現了黑山島民的淳樸、善良、寬厚。那時,我也正是懷著一份真摯的醫患情,來到了大黑山島。

  但是到了黑山島,簡陋而艱苦的旱廁環境,卻讓我犯了愁;獨守在寂靜而黑暗的小院一樓值夜班,也讓我心生恐懼而失眠;作為兩個娃的媽,每晚視頻到寶貝們的哭叫,也曾讓我焦慮而不安……

  黑山衛生院的同事們發現后,都紛紛與我交流分享,甚至在生活中經常照顧我。他們中,有小我十多歲的年輕大夫,不顧外界的誘惑扎根在島上;有大我五六歲的護士大姐,在島踏實工作20多年。我深知,黑山島人民需要他們這樣的人,一群勇于奉獻自我和犧牲自己的人。

  自古以來,黑山島百姓以農業和漁業為生。來黑山島這一個多月,我發現當地有不少外來人口,很多魯西南甚至東北地區的人,都長期在碼頭打工,當然也有一些蓬萊人在黑山島生活、做生意,每次看到蓬萊的大叔阿姨都顯得格外親切,他們知道我是蓬萊人民醫院來的也異常高興。

  有位蓬萊的周大叔,他在黑山島政府做飯已有30年。前段做完尿路碎石術后,到衛生院來輸液消炎,每次來輸液時都會和我聊家常,給我講大黑山島的地理及人文環境,以及蓬萊與黑山島當地不同的風俗習慣等,剛到黑山島的那種陌生感和思鄉感也漸漸地消失了。

  黑山島衛生院院長吳榮寶是我學習的榜樣。吳院長外鄉人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包青天”,他嚴肅得寡言少語,接觸的多了,我開始感受到他的膽大心細、有勇有謀、愛崗敬業、真誠待人,他經常會利用早晨一起吃飯的時間對員工噓寒問暖。

  在黑山島工作的30年期間,吳院長的電話已成了當地的“120”,經常被村民深夜呼叫到衛生院處理緊急情況,吃不上早飯是常有的事兒。用他的話說,電話就是命令,只要百姓需要,再小的事兒也是大事。這不,外面還是雨夾雪,有位大姨打電話說頭暈得厲害,不能起床來衛生院,吳院長二話沒說就拉著我們到大姨家,看到了我們,老人家緊張的面容頓時消散,經過問診、測血壓、查體,考慮是高血壓、腦供血不足,吳院長給予對癥藥物治療,并叮囑老人注意事項,阿姨及家屬很是感激。

  黑山島是全國第二大蛇島,吳院長有著豐富的治療蛇咬傷經驗。他告訴我們,大連是全國第一大蛇島,而這里也有著與大連同樣的蛇種--蝮蛇。蝮蛇屬于劇毒蛇,長著三角形的頭,身上主要是灰褐色,且多有斑紋。每年的7-9月份,島上的蝮蛇遍地都是,主要分布在草地、叢林中,當然水泥路上也可見到。但它們在水泥路上爬行速度很慢,一般只有距蝮蛇30公分內它才會主動攻擊,見到蛇盤踞著一定要遠離,這時候它攻擊性特別強。當地村民一旦被蛇咬傷,會立即用條繩類東西捆扎傷口近端,再擠出毒血及毒液,然后盡快到衛生院治療。

  因為這里沒有注射抗蛇毒血清的條件,吳院長通常會利用自己長期總結的一套方法治療。他毫不保留地告訴我,先用外科刀切個十字口,放出毒性液體,再口服+外服大量的“季德勝”蛇藥片,這種藥目前很多地方是買不到的,然后給予激素大量沖擊治療。根據病情輕重不一,選擇20-40mg氟美松沖擊治療,同時給與奧美拉唑保護胃黏膜,維生素C補液,酌情予抗生素抗炎治療等,當然治療期間的密切觀察及隨時對癥處理非常關鍵。

  在這里,每年都會有多位蛇咬傷患者,有的重到休克,被四個人抬至衛生院,每每吳院長都妙手回春。還有些河豚魚肝中毒的患者,也都得到了吳院長團隊的積極治療而重獲新生。

  黑山島的鄉親們勤勞能干,每天凌晨4點不到就開始在碼頭忙碌了,晚上太陽落山了也不停工,還要打著大燈繼續干,直到夜里9點多才收工。經常有漁民被海蠣皮迸到眼睛里、被魚刺扎破手指、被船上機器絞傷等各種外傷患者,每次吳院長都親自帶領大家很熟練的解決,而對個別中重度需要手術的,也會先給正當處理后,及時轉送上一級醫院。

  黑山島人美景也美,這里有一著名的風景區——龍爪山,它是一座震撼心魄的國家地質公園,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的一幅原生態美景,這里有世界上最長的天然海蝕棧道,有傳說八仙歡聚飲宴的聚仙洞,還有八仙步云梯升仙的石樓……

  純天然的環境,養育著一群淳樸善良的海島人,他們用勤勞和智慧,描繪著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希望在這座美麗的小島,我也能夠留下自己不悔的印跡……

[ 責任編輯: 劉妍 ]
相關新聞
頭條推薦更多
圖解新聞更多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2018_中文中幕无码亚洲视频_手机国产视频福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